开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开小说 > 仙路纵火犯 > 第二百四十六章 祭天旗大阵

第二百四十六章 祭天旗大阵

血红之光,撞击幽黑刀芒,空间炸裂,余波倒卷,将李源黑色刀芒斩击尽数挡住。

那人如蒙大赦,眼光一瞥,看向侧翼山林位置,激动道:“天赐少爷,救我,救我。”

侧翼山林,万物寂籁,沉寂无声,无任何风吹草动。

少许。

山林间,兽蹄嗒嗒声响,走出数百人。

玄天门的人,瞬间紧张起来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张麟、苍家老祖,同样瞳孔猛地一收,看向来人。

为首之人,是一位血红衣袍青年,一头长发散落在肩,手持一柄颜色血红长矛,青年脸颊有着大大小小的疙瘩,突兀显现,胯下是一头长着三个脑袋,类似狮子的妖兽,浑身毛发呈现出棕褐色。

血红衣袍青年,手提长矛,缓缓走来,没有看向开口那位散修,而是直盯着李源,傲然道:“杀我万兽山散修,道友真是好大的胆子。”

说完过后,他提起手中的长矛,指向李源手中幽黑长刀,朗声道:“不错的法器,居然能够挡住本少爷的炼狱血矛。”

这时,一旁随从旋即取出一副画卷,悄声道:“少爷,这人有点像杀黑市鼠都兄弟们那人。”

名叫天赐的青年,一把扯过随从画卷,仔细观摩起来,画面尤为模糊,他余光来回扫动,再三比对,眉宇渐渐紧皱。

“筑基期中期。”李源同样看去,心头一惊,这位青年的修为,竟是同自己同阶。

不过,神识一扫之下,李源发现这位叫天赐的青年,丹田灵力,并非雄浑,想来是依靠妖兽内丹,走了修道之路的捷径。

“在下无意杀人,只是你的人,动手在先,拦住我的路。”李源冷漠开口,毫无惧色,一位结丹期修士,都可利用冰焰灭杀,自是不怕这同阶修为的青年。

天赐一卷画卷,扔给随从,轻声一喝脚下三头狮子头的妖兽,缓缓走出。

他目光环伺战场周围,一片狼藉,妖兽尸身、修士肉身,残肢断骸,布满一地,不得不慎重起来。

“道友,看你修为不明,能杀这些妖兽,俨然已经筑基,不如这样如何?你同我前去见我父亲,我给你引荐,加入我万兽山,如何?”天赐看了一圈战场,发出邀请。

他内心喃喃:“能杀这么多二阶妖兽,还有筑基期修士,这人,我没有十足的把握,带他前去见父亲,我再出手,即使战不过,也有父亲出手,这才是万全之策。”

“天赐少爷,绝对不可,此人不可小觑。”劫后余生那人,独臂握拳,大声吼道。

“聒噪。”天赐一手炼狱血矛,直接飞出,一矛洞穿那人胸膛,那人当即口吐鲜血,倒地而亡。

李源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这位血红衣袍青年,果断出手,狠辣非常。

“李公子,此人心性狠毒,连自己人都杀,不可轻信。”紫茵急速传音,担忧李源。

苍家老祖、张麟旋即,一同传音,都一致觉得此人,不可信。

李源了然于胸,朝前走去,面对天赐一百余人,笑容玩味,道:“道友,加入你万兽山,有何好处?”

“道友,我万兽山的散修,山内妖兽,可以肆意猎捕,其余的人,没有资格。”

“再者,道友有如此实力,只要肯为我万兽山效力,灵石、灵元、妖兽内丹等修炼资源,取之不尽。”天赐看到李源有兴趣,快速说道。

李源沉默不言。

天赐继续道:“道友,你可能有所不知,我万兽山散修,都以我父亲大人为尊,称呼兽尊,我父子二人,御兽之法,精深奥妙,我父兽尊,已经是一位结丹期修士。”

天赐提及自己父亲兽尊,引以为傲,兽尊,不仅仅是一位结丹期高手,且精通御兽之道。

御兽之道,控制妖兽,实力惊人,万兽山这些散修的御兽之法,都来源于父子二人,包括先前的血轮印。

天赐说得眉飞色舞,可见,对其父兽尊,倍感钦佩。

李源置若罔闻。

天赐滔滔不绝:“我父兽尊,雄踞万兽山已经八十年,道友,只要你肯加入我万兽山,以道友的实力,定会成为我父麾下得力干将,得我父兽尊御兽之道,道友将来,不可限量。”

“我父兽尊,.......”

苍家老祖一手堵住耳朵,俨然受够天赐一直夸夸其谈,玄天门的人,更是一脸鄙夷。

“这人怎么夸起自己父亲,如此不要脸?”苍家老祖揶揄道,轻蔑一瞥天赐。

数息过后。

李源没有回话,天赐一手扬起炼狱血矛,沉声道:“道友,意下如何?”

“在下毫无兴趣,道友若是想报仇,尽可一战。”李源凛然道,手握长刀,意欲转身。

天赐吩咐身后之人,押出数位散修,低喝一声:“道友,当真不考虑?”

李源回头,看到天赐身旁,大约有着数十位散修,一同被万兽山的人,扣押在下。

“道友,你等进入万兽山,为了妖兽前来,可这妖兽是我万兽山之物,你们要想染指,他们便是你们的下场。”

天赐炼狱血矛,一矛捅出,将一位修士胸口贯穿,那人当场口吐鲜血,俯首倒地而死。

李源神色如常,轻笑道:“道友,想杀鸡儆猴,你打错了算盘。”

天赐不管不顾,当众再次处决这些进入万兽山的散修,数人瞬间惨死。

连杀接近十人,天赐眉头紧皱,怒火滋生,这黑袍青年,看都不看一眼,根本不会在乎这些修士的死活。

“此人心性凉薄,看来这招不管用,那么只有朝着他身边的人动手。”天赐心头一转,一手挥动,侧翼数位散修,驾驭妖兽,朝向李源身后几人,一同围来。

“杀我万兽山修士,兄弟们,诛杀。”天赐一声喝令。

身后随从修士,一同而出,百余人修士驾驭妖兽,一同冲杀。

“结阵!”紫茵大喊,玄天门的人,一同围拢,朝着一个方位凝聚,各自施展阵法,挡住这些万兽山的修士。

“本少爷已经尽力,既然招揽无用,那么只能带你的尸体回去。”天赐一抹血红色长矛,眼中杀意陡增,瞬间阴冷下来。

李源见状,身影一闪,长刀震碎,十八道祭天旗,一道飞出,凝结为阵,挡住众人。

来到张麟、苍家老祖身旁,准备随时应对。

“兽尊是何人物?”李源问来,这人仗着自己父亲的名号,如此胆大,想来其父是一位不凡之人。

苍家老祖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不知,当年进入这万兽山,他寻找的位置,没有散修出现。

这些年来,万兽山的情况,苍家老祖知之甚少,只是知道散修同兽族,一直有着纷争。

“李公子,这兽尊是万兽山散修的头目,传闻精通御兽之法,雄踞万兽山,同山内本土兽族,已经争锋多年。”这时,紫茵走来,说出自己知道的秘辛。

“师姐,说得不错,这兽尊实力如何?谁也不知,不过这御兽之道,楚地秘闻,听说是他独创。”玄天门一位弟子,同样开口。

丁鹏欲言又止,李源看到后,主动道:“丁道友,有何高见,但说无妨。”

“我只是补充一点,不知是否为真,这兽尊御兽之法,不是他独创,听闻来自万兽山内,本土兽族。”丁鹏嗫嚅道,不敢直视李源。

白眉老祖背负双手,朝前走来,扫了一眼丁鹏,说道:“这样一来,不是没有可能,楚地外界,都不曾知晓这兽族的具体情况,想来这兽尊是得到兽族御兽秘法,故而敢同兽族,一道争锋。”

说起兽族,张麟说出自己了解的信息,缓缓道:“苍家老祖所言有几分道理,听说山内的兽族,的确有御兽秘法,一些修士想要意图窥探这门秘法,进入万兽山内部,最后都没有再出来,同葬云山,有着一样的诡秘。”

李源闻言,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对万兽山的兽族,更加好奇。

天赐这边,号令御兽大军,冲杀阵法,轰隆响动,一头头妖兽,在修士驾驭下,冲击十八道祭天旗阵法。

双方战斗,瞬间爆发。

剩余没有被处决的修士,看到先前同道惨死,纷纷求饶,直言加入万兽山,听天赐号令。

“带下去,我万兽山正是用人之际,这些人,有用。”天赐口中低喃,随手一挥,吩咐随从将先前抓到的修士,一并带了下去。

“真是可惜,本以为为父亲寻觅到一员得力干将,敬酒不吃吃罚酒,那么你只有死!”天赐目光阴鸷看向李源,杀意毫不掩饰。

此处地界,轰隆响动,没每一次妖兽撞击阵法,造成巨大波动,惊动山内野兽俱散。

撞击声响,如撞铜钟,轰隆而动。

天赐下属,驾驭妖兽,几次撞击阵法,铩羽而归,那人抱拳道:“禀告天赐少爷,这阵法,小的们......破不开。”

天赐轻喝三头狮子妖兽,嘴角抽动,看向在前阵法,喝道:“没用的东西,区区阵法都破不了,养你们何用?”

“退开,本少爷亲自破阵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