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开小说 > 重生后,我拐走了未来的权臣 > 第217章 魔鬼训练

第217章 魔鬼训练

晚上,蔡惊鸿见贺迦北睡不着,一个人坐在外头的台阶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便披上外衣,推门走了出去,在他身边坐下了。

“怎么了?有心事么?”蔡惊鸿偏头看向他,问道。

“老实说,我有些担心。”贺迦北直截了当地道。

“担心什么?担心你爹会严厉惩罚你?”蔡惊鸿叹了口气,替他感到有些同情地道:“真是造化弄人,你刻苦用功的时候,你爹没看见,你玩儿的时候,却被你爹给抓了个正着。”

“责罚我倒不怕,早习惯了。只是这次好奇怪啊,赏了我一巴掌后就走了,话也不多说。”贺迦北有些茫然地看向蔡惊鸿,问道: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蔡惊鸿没有回答他的话,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很晚了,早点睡吧。”

半夜,贺迦北正睡得迷迷糊糊的,忽然,贺子胥领着一帮人冲进宿舍,直接命人将他拽起来,再往他脸上泼水,一下子把贺迦北给浇醒了。

贺迦北吓了一跳,其他人也顿时被吵醒,蔡惊鸿看见了贺子胥,不由得吃了一惊。

唐铂臻命令众人道:“都别看了,睡觉,继续睡觉!”

大家听了,只好依言重新躺回被窝里,皆是一头雾水。

贺子胥大手一挥,贺迦北就被两个士兵押着跟在后头走了出去,他一脸懵,莫名其妙地问道:“干什么啊?这是要带我去哪里?”

“跟我走!”贺子胥冷冰冰地道。

待他们离开宿舍,蔡惊鸿和段策等人立马掀开被子,跳下床,远远看着贺迦北被推推搡搡地走了。

“你不去看看吗?”段策看了面露忧色的蔡惊鸿一眼,问道。

蔡惊鸿喃喃地道:“贺迦北是他的儿子,广平王应该总不会让他去死吧?”

此时的大堂内,贺子胥命令手下给贺迦北称重,问道:“多少斤啊?”

手下回答道:“禀王爷,正好九十四斤。”

贺子胥沉声道:“迦北,你现在体虚身弱,需要立即增肥,从明天开始,每天吃上八顿,每顿要吃十碗饭,而且一定要吃完。”

贺迦北忍不住抱怨道:“刚禁食完,现在又要增食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爹。”

贺子胥一脸严肃地道:“你现在体力太差,需要突击强化训练,务必在短时期内,赶上其他弟子,以后就不用上课了,你单独受训。”

“怎么训练啊?”贺迦北闻言一怔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贺子胥便将他带去了一片竹林里,让他用扁担挑着两桶水,顺利通过独木桥,才算达标。

“这是训练你的反应敏捷和平衡能力,快点儿走。”

贺迦北胆战心惊地挑着水桶,往前走了两步,就不敢动了,身后的士兵便扬鞭在空中打了一记噼啪响的鞭子,喝道:“别停下,快点走!”

训练完这一项之后,贺子胥便命人抬来一大桶白米饭和一大碗馒头,让贺迦北一个劲的往嘴里塞。

过了没多久,贺子胥便问向帮贺迦北打饭的士兵道:“现在是第几碗了?”

“第八碗了。”士兵立即回答道。

贺迦北满嘴都是米饭,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,望向贺子胥,道:“爹,我已经吃不下了。”

“不行。还有两碗!”贺子胥见他这副惨状,丝毫不心疼,硬着口气道。

贺迦北无可奈何,只好低着头大口大口地扒拉着米饭,直撑得他胃都快炸了。

好不容易吃完了十碗饭,贺子胥又命人将他吊起来,高高地吊在树上,并且扔给他一根长绳子,道:“你若想下来,你就拽着绳子爬下来,这是训练你的臂力!”

贺迦北一脸苦瓜相,只好依然照做,可最终还是失败了。

训练完,贺迦北继续坐在桌子前吃饭。

他已经被搞得身心俱疲了,连看都不想看饭桶半眼,苦恼不已地道:“怎么又是米饭,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啊?”

贺子胥哼哼两声,道:“明天就可以。”

贺迦北闻言,这才来了一点精神,长舒一口气,道:“太好了。”

“就这么高兴?你也太不争气了。几天的魔鬼训练,就可以达到目标了?那是不可能的,你要坚持到底。不达目标,誓不罢休。”贺子胥怒其不争道。

贺迦北听他这么说,顿时面色苍白,连连告饶道:“不要啊,爹,你就放过我吧,我真的顶不住了。”

贺子胥瞬也不瞬地瞪着他道:“顶不住也得顶,你是广平王的儿子,你要克绍其裘。”

贺迦北连连摆手,道:“您明知道我根本就不是练武的材料,别再浪费时间了。”

贺子胥走上前,不停地鼓励道:“北儿,你得化腐朽为神奇。愚公尚可移山,堆沙便可成塔。你不能退缩,否则对不起国家社稷。对不起列祖列宗啊。你是贺家的世子,这是不争的事实,你现在没有退路了。”

贺迦北像是在听唐僧念紧箍咒的孙猴子似的捂着耳朵,有气无力地道:“爹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我不想当世子了。”

贺子胥怒斥道:“住口!当日是你亲口允诺当世子的,今日碰到小小的困难,你便退缩怯场。”

“世什么子啊?当初明明是你逼我的嘛!”贺迦北叫苦不迭地道。

“什么?我逼你的?”贺子胥气得吹胡子瞪眼,道:“好好,就算是我逼你!”

说完,他就转身拂袖而去。

贺迦北饱受摧残一般,有气无力地跪倒在地,心情甚是受挫。

后来,贺子胥便命人用麻绳将贺迦北绑起来,推到悬崖边上,喝问道:“贺迦北,你来尚武堂,当时的目的是什么?”

“为了贺家。”贺迦北无精打采地道。

“你根本就不是为了贺家,也不是为了我。更不是为了你娘亲,你是为了那个烟花女子。我宁愿不要你这样的儿子!”贺子胥语气中透着对贺迦北的失望与愤怒。

“你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过儿子,只当我是跟晋王斗争的工具人,只关心个人荣辱,不理会我的死活。”贺迦北一脸沮丧与失落地道。

贺子胥听得怒发冲冠,道:“你个逆子,竟然到现在还不知悔改,还不快跟我赔礼认错?”

贺迦北抬起头,质问他道:“我错了吗?我没错,错的是你!不是我,错的是你!”

“你!你这个不孝子!好,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们贺家的家法!”

贺子胥说完,便用力一推,将贺迦北推下悬崖,他身上绳索的另一端则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7017k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